格子

世人皆甜,唯我是苦

逐月这段时间很幸福🌙💕💕❤️你们永远是最好的6只😋

哭到我妈都不认识,去年的夏天,今年终究没有到,也许是我太过真情实意,好聚好散……聚容易,散却很难,真心难过到绝望了

先生10

       久违的更新。希望你们没有忘记前文。

       正文——


       英迪帕牵着苏拉德的手缓步来到湖边的一家茶铺,要了两杯龙井茶,就着一些小点心,赏着湖光山色……在这时,苏拉德提议去对面的小相馆照个相,他说:“想着以后若是看不见先生,这相片也方能解相思之苦呢!”
       英迪帕对于苏拉德所想要的事情从来不会多加言辞,但也微微笑道:“阿苏,你这想的有的久远呀,我这人不就在你身旁吗?还要那么相片做甚?”
       “就先生会破坏气氛!我就想留个念想呐!等老了哪天想起来,这都是属于幸福的纪念啊!”美好的东西即便心中装满了,但也想在现实中留下些什么,而那便是我们相爱的痕迹。
       英迪帕觉得他本身就是个老大粗,以前对于这些外在的东西压根没什么看重的,如今遇到命中注定之人,那些个条条框框便也不复存在了,对于苏拉德他有的只是无限的宠溺:“好好,只要阿苏开心就好,那走吧。”后来,英迪帕每每回想起这个时候,他是庆幸的,至少还有这相片能够让他寄予这一生的爱。
      “两位贵人可是照相?”相馆里工作的学徒向着英迪帕他们开口问道。
      “正是,小兄弟!”开口的人是苏拉德,言语间尽是高兴的因子。
      “两位可真是巧了,我们家师傅啊,今儿个刚刚出差回来,这会儿刚好复业呢!那两位里面请……”这小兄弟也不是没有眼色之人,做生意之人最重要的便是察言观色……
       “两位,笑一下,我们这就要开始拍了……”
        随着咔嚓一声,仿佛时间都定格在这美好的瞬间了,相片里,黑白相间,消融进了记忆的斑驳,一个清新俊逸,一个温文儒雅,眼神一致地看着镜头,幸福如斯,安稳平静。
        在等待片刻后,相馆师傅将洗好的照片交与他们,连连称赞道:“二位品貌非凡,真乃翩翩少年郎啊,我这一生照过许多相片,每张相片里都有它独立的故事,二位看彼此的眼神,我却第一次见,想来二位也是性情中人,能给二位拍照也是我胡某人的荣幸,既与二位有缘,那这相片便赠与二位了。”
       “老板,这不妥,您乃生意人!要不这样,相片的钱您收下,若是胡先生赏识,那我们便做个朋友?可好?”英迪帕面带微笑的说道。
      “既然如此甚好,甚好,这相片二位拿好!……”正当胡先生与英迪帕他们相聊甚欢的时候,相馆的学徒打断了他们的谈话:“胡先生,有客人来了!正在内院等着您呢!”
      这边英迪帕他们也深知这胡先生有要事在身,便知趣的没有多做打扰:“想来天色也不早了,我们也该告辞了!胡先生下次若去上海,可来英迪帕公馆寻我们便可呢!”
       “那二位就此别过,我们有缘再见!二位慢走,是胡某招待不周了!”听到对面开口,胡先生便没有多做挽留。
       出了相馆,苏拉德步着欢快的步伐,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两张照片痴痴的笑着,已然忘记了身旁人……
      “咳咳……阿苏,这真人在你旁边呢,为何你就只盯着这死物看呢?”企图发出存在感的英迪帕面带哀怨的眼神望着苏拉德,试图寻求安慰……
       听到英迪帕这番话,苏拉德一个没忍住笑出声了:“先生,你这是连自己的醋都吃吗?哈哈哈哈哈先生真是可爱呐。”
       “可爱是吧?那阿苏过来让我亲一口,那样子我会更可爱的。”说完便大手一拉把人直接往怀里带,对着那住着星辰大海的眼睛一吻,正当英迪帕想向着那思念已久的樱桃小嘴亲去的时候,苏拉德的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声音“咕噜咕噜”让苏拉德直接涨红了脸……
       英迪帕却傻傻呼的笑出声了:“哈哈哈哈哈与阿苏相比,显然还是阿苏最可爱!那吃饭去吧。吃饱了有力气!”色情的打探了苏拉德几眼。
       “可爱的英迪帕先生请把您的思想塞回肚子里去。”这家伙刚刚居然在暗示他,真是过于太羞耻了……
       “好啦!小妞,爷带你去吃香喝辣的……”
       “……”这是他的英迪帕吗?怎么像痞气十足的小土匪?不过也是好生帅气呢,这或许叫情人眼里出西施?

恶趣味6(完结)

         想要全文的小可爱可以发私信我!谢谢喜欢啦💕到此完结啦,我们下个脑洞见。

正文——


       这变幻莫测的小表情真的是太可爱了“想起来了?嗯?”God一步步逼近着,吓得Bas 连连后退……
       “嘿嘿!要不,我们大家当作没事发生过?”
       God眸光沉沉的看着Bas:“想要当作没发生过,这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!”说完,顺势一把拽住了Bas的胳膊,力气是那样大,那一瞬间Bas甚至觉得自己胳膊要被拽下来了。God顺势把他按到了墙壁上,一只手紧抓着那只胳膊不放,另外一只手按到了冷冷的墙壁上。
Bas被这一切吓得大脑一片空白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他这是被壁……壁咚了?而此时God的脸离他是那样近,近到他的嘴唇仿佛就要贴到他的脸,近到他可以听到他的呼吸,甚至是他的心跳。
        不对,其实是自己的心跳。Bas瞪着他那灵动的大眼睛,眼珠都不敢转动一下,傻傻的盯着那张帅气十足的脸。
       “你,你,你要干嘛?,不就是一瓶红牛!大不了我赔双倍就是了!”
        “你以为你偷走的就是一瓶红牛?”
         “不然还有什么?”理不直,气也壮!
         “还有我的心!”
         “感情我还是个偷心贼?如果我是偷心贼,那你……”你也是,就在刚刚偷了我这保存了20年的童子心。
Bas还想往下说,可是更加出乎意料的是,God竟然吻了上来。那么柔软的两片唇,那么温热的一种感觉。
         “你你你……干嘛突然吻我?”
         “嗯?因为喜欢!”就是因为喜欢才吻你的。
          Bas 咽了咽口水:“我,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!”
         “那重新认识一下!Gxxod ltthipat !小名God。”是对你一见钟情的人
         “ Suradet Piniwat……”是对你见色起意的人。
         Bas脸上的红色还未消退,嘿嘿一笑道:“你叫我Bas就可以了”
         “好的,胖胖”
         “不然叫我苏拉德也可以”
         “没问题的,胖胖”
         Bas:“……”胖胖?他哪里了胖了?
         God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自制力这么差,要怪只能怪 Bas太可爱了!
         “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算算账了?红牛的事情就算了……”
         “咦!那感情好!大家就当作没事发生过哈……”打着马虎眼正打算溜了的Bas 被God大手一拉,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摔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中。
        “想逃?”美人在怀,还想让他做柳下惠,没门!
        一把抱起Bas往包间套房走去,边走边说:“刚刚不是说我肾亏?那咱们就去实验一下!”
       God一副如狼似虎的样子仿佛要把Bas 生吞了……
       吓得Bas 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,:“不不不了”
       “难道你不想吗?”God 突然间对着他笑,充满魅力的声音四处散发着诱惑的因子。
        被美色迷住了Suradet Piniwat没了思考能力,不经大脑的话语脱口而出:“想……”
        “那就是了!”God低低的笑着,沙哑的嗓音出卖了他的情欲,加快了步伐……
        回过神的 Bas 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,脸色羞得通红,靠!Gxxod ltthipat !居然色诱他!

         当God 把他放在温软的大床上,吻上了那温软的嘴唇,火热的吻甚至不知足地蔓延到颈上,仿佛要把压抑的欲火全部倾泻出来似的疯狂。他的手扯开了他的衣领,Bas刚刚感到一丝凉意,立刻被God 的唇舌覆盖吞噬,这时Bas 才真真正正的回过神来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        看着Bas 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God停了下来,压抑住欲火,温柔的说道:“要是你觉得太快了,我可以不做的。”God想是他太心急了,吓到小孩了!
       怯生生的开口:“不,是这里没没没有……!”Bas实在是说不出口那三个字!
      “嗯?没有什么?”沙哑却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。
      Bas 觉得他莫不是喜欢了个傻子?他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!
      妈的!不管了不管了!害羞是什么东西!幸福重要!
“润!滑!油!”大声的喊出那三个字!Bas想问问有没有地缝,他想装进去!
      听到Bas说出来的原因后,God 痴痴的笑了出来,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小物件:“草莓味的!喜欢吗?”
      这是前几天God 告诉了Tee 他喜欢上了那个抢他们红牛的家伙,然后Tee一脸正经的说道:“难怪你最近魂不守舍,连酒吧都不去了,感情是心有所属了啊!看来我那6元的红牛还给兄弟你牵了线啊!这人情兄弟你可得记着啦!”说完Tee 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物件丢给了God :“老铁,我够意思吧!”
         God :“我不需要!”正要还回去……
         Tee 带着戏虐的语气直接开口道:“老铁,你以后会有用到的!到时候记得感谢我哟!”说完直接把他放进了God 的口袋里……
         现在想来还是真的得感谢Tee 了。
         震惊!Bas 没想到God 居然准备得这么齐全!难道就等着他往里跳了?
       “你……你早就准备了?你难道有预谋的?”这这太不科学了!
        “要是我说是呢?”反正你已经跑不掉了……
        “你你你,流氓!老流氓!”
         “……”流氓就算了?老流氓??
        显然God 并不想浪费时间,对着Bas 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直接吻了上去……
        “你你你这老流氓……想干嘛?”趁着接吻换气的空档Bas 又出了疑问……
         “干你!”
        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Bas 你那些话还是留着床上说吧, 我更爱听!”说着又吻了上去……

         后来每当有人提到“肾宝”的时候,God 就在一旁带着几分情色的姿态打量着他!Bas扶着发酸的腰简直气到郁闷!是谁告诉他脸色虚白就是肾亏的!出来!他保证把他往死里打!


完。

恶趣味5


还有一章晚上10点更,然后就完结了。
正文——


         这边Bas跟Kimmong正要踏入KTV包间的时候,坐在角落里的Tee 正在场上四处观望着,寻思着今晚要撩哪个妹子的时候,跟Tee比较熟的围棋社社长用手拍了一下Tee 的肩膀,示意他往门口看去,Tee迷迷糊糊的往门口一看:
        确认过眼神,是抢我红牛的人!
        “别跑!”说完Tee起身向着门走去。
         Bas正跟Kimmon聊得开心,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看,一转头便看到了气势汹汹的Tee正朝着他来,真是令人头大,他可不记得他得罪过这位小哥吧?突然间像脑海中像是搜索到了什么信息一样,唠叨了一句:“卧槽!冤家路窄啊!”把手里的可乐一把塞到Kimmon手中:“老铁,江湖救急啊,看见那边那个人没有,就是被我抢了红牛的人,没想到他居然也是我们学校的!快,帮我拦住他,我先撤了!”说完拍了拍好友的肩膀,一个拔腿就往外溜,身后传来了Tee的惊天咆哮。
         只顾着往前跑的Bas突然间嘭的一声,像是撞到什么东西了,揉了揉发疼的脑袋,低头看着对面一双刷的漆黑亮丽的皮鞋,心想这不会是撞到什么大人物了吧,便缓缓往上看,一下子居然看呆了,在心里嘀咕着:“这人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吧?颜值nice!身材nice!”完美的五官就像是上帝精心雕琢过一般,下颚的线条流畅,尤其是那双黑眸,格外幽深……
        就在这时,一道散发着男性诱惑力的声音响起:“看够了吗?喜欢吗?要摸摸看吗?”
        “喜欢!想摸!”Bas下意识的脱口而出,又像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一样,连忙唔住嘴巴:“我我……我是说喜欢你的皮鞋!这么好看想摸摸质量好不好而已,嘿嘿!”说完尬笑了两声。
         涨的通红的脸蛋看在对方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了,还真是有趣的人儿,也不妄这几天想念得紧了,在Bas撞上他的时候,God就认出来这是上次偷了他红牛的家伙,顺带把他的心也偷走的人,现在刚好这一撞直接撞怀里来了,强烈的心跳声汇入心脏处。
       咚!
       咚!
       咚!
       让那股名为爱情的火苗重新燃烧了起来。
本来God是打算去理学院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的到Bas 的,经过他这些天的打听,他已经基本上把Bas 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了,像一个变态一样把人家研究了个透彻,他想他这回真的是直接载在这小孩身上了,结果被自家老爸叫来巡视产业,本来就郁闷到不行了,还被人给撞了,正打算给对方一顿骂出出火气,结果没想到这撞他怀里的居然是日思夜想的小可爱,那兴致就不同……
       “这样子啊!你刚刚撞到我了,是不是该有什么表示?”看穿不说破的God正挖着坑让小兔子往里跳,而这单纯的小兔子丝毫不知。
        “不就是撞了一下嘛,明明我的头比较疼,长得那么高大,有那么弱不禁风吗?”Bas小声比比。
         “你在那里嘀咕什么?”God想这小孩怎么有那么多小表情,还那么可爱,可爱想ri……
       “嘿嘿,没没啥”不过Bas越看越觉得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,好生面熟,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了。
        “要不请你吃辣条?算是抵消刚刚撞你的那一下?”Bas认真的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!能把辣条说得这么正式的也只有他了……
        “???你这是想敷衍了事?”God心里默默想,辣条是个什么鬼?
        看着God 稍微发白的脸色,Bas突然间想到了什么,上前乐呵呵的拍了拍God的肩膀,一副我理解的样子,搞得God一脸懵逼?这货又想逃跑了?
        “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God摊摊手。
        “就那啥,刚不是撞了你一下,你这看上去有点虚啊,我有个朋友做药材生意的……”
         “然后????”
         “就六味地黄丸,治肾亏不含糖啊!你没听过吗?你要是不好意思去买,我帮你去呀!”一副我不怕别人笑话,我懂你的表情,让God实在哭笑不得……
        一时间场面气氛变得十分尴尬,看着对面人那张越来越黑的脸,最后Bas默默的又开口了:“你要是嫌地黄丸味功效不大好,肾宝我那朋友也是有卖的!”
         “……”感情被当作ennnnn……God 完全不知道做何表情了,他就不该指望这厮口中能说出什么正常的话来……
          Bas突然的一声大吼再一次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,手指着God,紧张兮兮的说道:“你你你……跟那个红牛是一伙的!你不会就是坐在车里那家伙吧?” 这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了,人家这长腿长脚的,再看看自己的小身板,现在跑还来得及吗?难道这是老天要亡我?刚逃离了虎口又进入了狼窝!我怎么这么命苦!